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愿照彩云归
愿照彩云归

愿照彩云归

你原是富家千金,天之骄女;而我本凡人,平民布衣。你我的分离,在你父母涉入下其实早已注定。但我仍自感激,你虽屈于压力与我劳燕分飞、人各天涯,却并未听从安排,嫁作他人妇,而是远走他乡,留学异地。即使终将繁华散尽,孤寂长空。依旧庆幸爱你在这最美丽的时刻。只是忍不住要问:传说怎生缘起;缘尽为何?长空无言,遗我以亘古之梦。

  怎能忘记见你俏立花丛,巧笑嫣然,风神楚楚,舞姿翩然,婉转若梦,要你相信,你的笑容灿烂过春花。‘停车坐爱枫林晚,霜叶红于二月花’,枫红虽美,而落英缤纷中的你,却是我眼中唯一的一抹嫣红。

  我情不自禁地从背后搂住你的娇躯,让你的身前抵住那棵枫树,鼻间盈满你秀发的清香,不忍心揭开你的衣衫,深怕粗糙的树干弄伤你娇嫩的肌肤,我只是温柔地撩起你的衣裙,隔着真丝的绵薄内裤,轻轻地抚弄你丰挺的娇臀。

  “T”字型的内裤其实并未造成多少视线的阻隔,我凝视着你白色内裤分隔开的两片翘臀,感觉它们丰润玉洁好象两瓣无暇的玉瓜,水润圆滑地让人好想大块剁颐。我的双手不自觉地紧紧抚上,触手温滑,微微用力按下后的迅速弹起,显示出无可比拟的弹性。

  我的掌指在夹缝中徘徊,不经意触碰到一个圆圆的凹陷,试探性地深入后,发现其立即收缩压紧,更惹来少女含羞带怯地娇嗔,我醒悟过来那是少女敏感的好庭,有此觉悟的我并未就此退缩,反而进一步促狭地用中指在梨涡附近游移,让少女一颗芳心高度的集中,娇躯的敏感度无限增强。而这正是我想要的。不意外,我看到了夹缝深处的内裤上,已经有了淡淡的湿痕。

  我在少女欲拒还迎中温柔的褪下她的最后小内裤,一览深沟峡谷的风光,还有色泽粉红,幽径未曾缘客至的玉庭。实在圆润可爱!忍不住再次伸指触摸,重新回味那紧缩的压迫感。直到少女娇羞不依,才恋恋不舍地离开。但那美好的触感始终萦绕心头,挥之不去。

  全凭我手臂支撑的芬芳娇躯告诉我,你已经情动如潮,绵软无力了。我不敢怠慢,轻轻地用腿分开你无力的玉腿,露出男性勃发的欲望,从后面温柔地进入你那令我朝思暮想的桃园。扶住你的玉臀,上下挺动。

  不知是否从后面来的原因,此时的你,特别地激动,而且极度敏感,或许这样的方式,让你有一种打破禁忌的快乐。而虽然清楚地知道身后的人是我,却由于无法看到真人,又添几分偷情的刺激!结果你潮起潮落,梅开三度。而我或许因为征服的快感,居然神勇超凡,坚持到最后才一泄如注……。

  当你无力起身,轻柔地整理凌乱的衣衫,不经意地伸手掠发时散发出娇慵无力、楚楚动人的绝世丰姿。那一瞬的风情,终我一生也难以将它忘怀!我发誓要我的未来用以追思这段刻骨的深情!相思不曾闲,遥望枫林长相忆。

  无法忘却共你漫步旧园,葡萄藤下,秋千架上,纱窗日落,金屋黄昏,愿你明白,你的温柔是我最终的守候。‘沧海月明珠有泪,蓝田日暖玉生烟’。春雨迷蒙,雨中的你,泪满盈眶,苍白的脸颊上溅满的不知是雨是泪?轻灵落寞的身影像是遗忘在世间的精灵。

  我只能紧紧无言地搂住你湿透的身躯。直到你忽然转身将我抱紧,冰冷的双唇狠狠地吻住我,在我的嘴唇上咬出片片血丝,并用力地撕扯我的衣衫,我深深地知道你心底的伤痛需要我的肆虐来抚平。

  我没有多做考虑,甚至没有任何爱抚,就直接用力地进入你的身体,无视于少女的娇花细蕾,只是狂风暴雨般疯狂挺动,而我的双手,就这样插入淋湿的春衫,用力地搓揉,制造出无数的淤青。

  终于,你在我怀中痛哭失声,我才温柔地停止,轻轻吻去你脸上的泪痕雨水。感觉到你原本冰冷苍白的娇躯变的火热烧红,同时干涸紧缩的幽径里开始溢出淳淳泉水,我才真正地与你共赴巫山云雨,同圆襄王神女之梦!

  云散雨收,我温柔地聆听着你的伤心,用坚定的臂膀抚平你的痛楚。在那一刻,我知道所有的一切我今生无法忘记,纵使时光倒流,重回我们相识的最初,你仍是我唯一的选择!就算是前途茫茫、缘聚离散,我仍无悔今生!任它弱水三千,我仅取一瓢饮。

  银汉迢迢,何处有鹊桥可渡?渺渺星空,哪里可寻你宿命的星座?而在水一方的你,缘何总是:人隔天涯?好梦由来最易醒,良辰美景奈何天?临别依依,执手相看泪眼,竟无语凝噎。

  原本以为,你是流浪的云彩,而我是自由的风,能够终日随你漂浮不定!可惜风儿也有故乡。无(源)缘的风终究吹不过万水千山的阻隔。不曾祈望流云为我停驻。只是天涯漂泊,何处是归程?

  徘徊于传说之间,你含泪应我:事如春梦了无痕,此情只能成追忆。君问归期,梦里不知落花几度?且韶华逝水、娇颜不再!我无法相信,若真的梦逝无痕,为何梦醒后眼角总有泪痕,未干?而如果所有的离别相聚都是为我,吾爱,我又怎能不珍惜你沧桑的面容?

  今时明月在,愿照彩云归!

  【完】